微信

新闻资讯

  • 李晓洋:爷爷修了60年壁画,我还会继续

    如果要算工龄,敦煌研究院年轻的壁画修复师李晓洋可以从学龄前算起。出生于1989年的他,没上学就跟着修了一辈子壁画的爷爷李云鹤到处跑。只不过那时候,爷爷修着,他看着。现在,85岁的李云鹤还坚持在一线,年轻人也成长起来了。

  • 张正明:晋商与古籍文物

    20世纪30年代,北京琉璃厂文友堂古籍书局摆出了一套万历丁巳本《金瓶梅词话》,一时震动京城。郑振铎、赵万里、孙楷第等许多文人相继去该书店观赏此书,无奈此书定价800元,这些文人又囊中羞涩,无力购买。后来,这套书被当时的北平图书馆购去才得以保存。据学者们考证,《金瓶梅词话》最早版本是万历庚戍本,借早已亡佚,时人看到文友堂书店摆的这套万历丁巳本就是人们所能见到的唯一的最早刻本了,自然是稀货可居。现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金瓶梅词话》就是据此版本印行的,此书价值自不待言。

  • 卢禹舜:论灵性

    在我的创作中,“灵性”贯穿过程的始终。因为就艺术创作而言,“灵性”意味着艺术家及其作品应该在情感、个性、才华、体验等多方面有鲜明的特点。对我的艺术创作而言,若考察我近二十年的创作经历,不难看出“灵性”的存在。这可以理解为,在我…

  • 薛永年:中国花鸟画传统散议

    关于中国花鸟画的宝贵传统,有的我们已经认识到了,有的可能还没有引起注意。讲到中国画的传统,张彦远说:“始于立意,归于用笔。”这其中,有立意,有为象,有笔墨,花鸟画也不例外。我今天主要不是讲笔墨,而是从意和象的角度讲,结合古代优秀的作品,特别是20世纪“借古开今”传统派的一些精彩的作品来谈一谈我的体会。

  • 宋宇晟:798艺术区,乌托邦的没落

    在2006年以前,798“还是一个乌托邦”的状态。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2009年,798里的一些画廊关闭,不少海外画廊撤离。“当时韩国的画廊几乎全线撤离。此后,酒吧、餐饮、时尚机构开始瞄准798。商业气息在798迅速扩展的同时,798的艺术氛围逐渐弱化。“798可能正在慢慢失去光环”。

  • 贡布里希:论艺术和艺术家

    没有艺术这回事,只有艺术家而已。所谓的艺术家,从前是用有色土在洞窟的石壁上大略画个野牛形状,现在是购买颜料,为招贴板设计广告画。过去也好,现在也好,艺术家还做其他许多工作。只要我们牢牢记住,艺术这个名称用于不同时期和不同地方,所指的事物会大不相同,只要我们心中明白根本…

本站新闻